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D:\Apache2.2\htdocs\sandudao\bbs\viewthread.php on line 154
三都往事 - 阳光校园 - 三都岛论坛 - Powered by Discuz!
返回列表 发帖
回复 20# 知青


     爱情的主题总是永恒的啦。只不过诠释的方式不同的啦。我爸和我妈就是自由恋爱的呀,而且那个时候都有很多部队的和地方联姻啊。肯定是有故事,只不过要有人去挖掘下呀。哈哈。
我爱我的岛。

TOP

回复 19# sandudao


      我觉得把楼主的故事拍成电影,无论是以友情还是亲情为主线都可以成为一部经典啊。看来得发展个编剧朋友啊,好东西总是要大家分享呢......
我爱我的岛。

TOP

回复 19# sandudao


      我现在知道了那首经典歌曲里为什么有这样一句词:我们也曾一起游荡,在故乡的青山上。那样的日子是铭心刻骨的。回忆起来那些场景总是重复出现。经你的提示我才发现,不经意间我把叙述地点引到了山下,说实话,真还没想好山下重点是什么呢。一般说起青春年少时,爱情是绝对不能忽略的,如果我在三都再住上5年,这个故事的可读性将会大大增加……

TOP

回复 20# 知青


    你好知青大哥(大姐?)!你说的很对,上小学时男女生相对还有点往来,到了初中,我们的眼里几乎没有女孩子了,成天就是闹腾,游戏也越玩越野,我在班里根本算不上吵闹的骨干,可是回到浙江以后,老师们都说我“野性难驯”,哪里顾得上爱情之类的小事?某人因为女同学帮洗衣服还得了个“洗袜子”的名号,名声大震,哈哈哈……

TOP

回复 22# 海岛小朋友。


    小朋友你好!你的建议很好,找个编剧之类的朋友好好润润色,加些剧情,三都这个充满魅力的天地,其广阔哪里是某个大院可以相提并论的?阳光灿烂的日子,这个名字真好,虽然三都的风雨可以撼动一切,雷电交加的夜晚时常会从睡梦中醒来,但回想起来总是阳光灿烂的。我有个同事,也是三都回来的,但她是作为军嫂去的,对那儿的情感完全不是一个类型,至今没有认真聊过三都。  有一点你提醒了我,亲情、友情……让我好好捋捋!

TOP

回复 10# 龙四


      “小学阶段,每年清明都要去烈士墓扫墓,其中一年,是73年吗?我们在墓碑前挂上了红领巾,蓝裤子白衬衣,回家的路上不停地整理,总想把它摆正、造型漂亮点,很自豪,那真是一个纯洁的年代。”
   
      这个烈士墓
      不是无名英雄墓地

      这位烈士是
      中国人民解放军长江支队的一员
      名叫吕学政
      山西省高平县人
      1950年2月25日
      在镇压三都大刀会暴乱中牺牲
      时任三都区委委员
      兼公安派出所所长
      http://www.sandudao.com/bbs/view ... &extra=page%3D2

TOP


      暑假的中午是非常漫长的,部队午休作息时间是11:30到16:00。有的时候可以溜出去,但大部分时间还是老老实实呆在家里,整个山坳都是静悄悄的,海风凉爽,有时会睡在树下,耳边松涛阵阵,间或有知了的噪响,半醒半睡,划算着太阳落山之后跟当兵的去海里学游泳,或者等会儿去哪弄些吃的,现在想来岛上的午觉时间真是舒服,那么宁静、那么心安理得的慵懒。暑假的早晨会做一会儿作业,一只大凳子、一只小板凳,放在家门口,母亲会在边上洗衣服或洗菜。十万个为什么已经翻得破破烂烂还在继续翻,赤脚医生手册无事也会翻翻,参考消息算是比较值得一看的,小人书收集了几十本,都编了号,现在都还收藏着。营部垃圾堆里时常会有好东西,木纹唱片捡回来过,“毒草”之类估计都被手快的弄去了。
      空闲时间的很大部分都用在了玩玩具和制作玩具上,弹弓相对容易制作,拿粗铁丝拗,手小握不住老虎钳,剪不断就用榔头砸,橡皮筋基本三类,一是听诊器上那种橡胶管子,二是航模上用的宽扁橡皮筋(去年还用带回的做了个弹弓),三是买的扎头发牛皮筋;滑轮车的材料不容易找,得找3个相同的轴承(我们叫滑轮),两个固定在座位上,一个装在龙头上,在座位前部打个洞穿过来,这个是对我来说制作难度最大的玩具,从山坡上冲下时摔过好多次跟头,主要是道路建设没有适应这个交通工具的发展;滚圈,用个铁丝兜着跑,那个圈可以是金属的也可以是竹制的,关键是连接点要平滑,还得结实;做陀螺要借菜刀,头上那颗钢珠要镶嵌的好还真不容易,必须要一个趁手鞭子,这个比较费,抽着抽着它就变短了;香烟壳,基本上玩的都是包一层塑料纸,折成5边行,打出去最远的先往回打,打中归自己,跟玩弹壳一样都有赌的性质;玩弹壳可以分两种,一种单只互相打,打中归己,另一种是每人约定各出几个弹壳,把弹壳分成小堆间隔排成直线,然后用灌了铅的母弹击倒(有点像保龄球)有的一次就能把几堆弹壳全部扫倒,这时母弹须留在原地不许拿回,下一个如能击中母弹则前者所击中弹壳归后者所有,这是我最喜欢玩的游戏;黄鱼脑骨,这个在坛子里可以找到链接;竹筒枪,最高标准的是用水竹,孔径与某一种野果吻合,最次的就是用报纸泡湿了塞入竹筒,打出来往往都散了,打不远。部队的工具房给我们提供了很多便利,手摇砂轮、台虎钳之类真的很给力。

TOP

回复 27# 龙四


      我记得我小时候用线和小竹节做过一个小人,左手绑个铁皮盾牌,右手绑个铁皮小刀,然后把线穿过桌子的缝隙,线一拉,小人就会摆出各种各样的姿势,非常好玩!
无心

TOP

回复 26# 三都岛


    学校边上的村子里,个别人参加过大刀会,大家会猜测是哪个,一般年纪较大、阴沉着脸的,很容易被认为是大刀会成员,当时就纳闷,派出所所长都被他们杀害了怎么也不把他们抓起来?

TOP

回复  龙四


      我记得我小时候用线和小竹节做过一个小人,左手绑个铁皮盾牌,右手绑个铁皮小刀,然 ...
无心 发表于 2013-10-29 19:53



      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是用细竹节或圆珠笔芯,弄成1厘米左右,拿渔线窜成人型,带缝隙的课桌是最好的操作台,还可以两人对打。这算是简易木偶吧。有时候为了做小人,要把圆珠笔芯里的油墨弄出来,往往满手都是,好难洗啊。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