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You are my sunshine

转贴     作者:吉吉诺雅
you are my sunshine,my only sunshine,
you make me happy when skies are grey.
you'll never know dear ,how much i love you.
please don't take my sunshine away.
the other night dear ,when i were sleeping,
i dreamt i helds you in my arms.
when i awoke dear,i was mistaken,
so i hung my head and cried.
                                      ——《You Are My Sunshine》

      网志里这个文件夹开了很久却从未记录过什么,着实让自己汗颜。羊皮纸圣经的第二页记载友情,在持续拉肚子三天还坚持不去挂水的今天,突然打起精神想在这里留下点什么,关于那么久那么长的日子里,我的那些朋友们,my sunshine。
      第一次听到这首歌,是在还未转系前的公共外语课上,而只是在听到她的第一秒钟这个几乎完全没有概念的时间里,我沦陷了。那一秒,我想念起那些似水流年般逝去的往昔,点滴过往清晰或模糊的散落在我回忆的各个角落,一抬头,仿佛就能看见那年谁谁谁稚气却鲜活的面庞,可还未看的真切,一切就已定格在那年呼啸而过的风里像旧照片一般渐渐泛黄。
      于是我想起了我的旧照片,一次假期里翻箱倒柜的产物。那大概是6,7岁时候的我,留着齐耳短发站在宁德海边的浪花里咧着一张小嘴傻笑,那么没有负担没有压力的笑,一时间让我无比怀念。对着镜子我笑了许久却再也找不到那时的感觉,无奈之下只好把照片放下冲窗外的阳光扯扯嘴角。
      照片里的海边是我自小生活的海岛,具体位置应该是在福建省宁德市行政范围内的一座海岛,那是个军港,父母是在那里服役的军人。37592部队,是我唯一记得清晰的部队番号,可随着父母这一辈军人的转业这个部队已然消失在了共和国的历史里,但我知道,他会永远留在我的回忆里,和着那年微咸的海风,永不弥散。
      海岛说大不大,说小却也不小,上面有军队也有原住民,有小学市场医院还有电影院,总之必要的公共设施还挺齐全。而我的一年级就是在那里的中心小学度过的,真的是很简单的名字,中心小学,简单到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上个世纪90年代的小学语文或数学教材里随处可见的典范小学校名。可那里踩上去会发出好听的“咚咚”声的木制楼梯,操场上坑洼的泥土和生着锈的高低杠,一切都那么鲜活的告诉我他们曾是我生命里一段不可遗忘的回忆。我记忆中最早的好朋友,刘婷婷,记忆里头发有些微卷泛黄的你,是否还记得我呢,现在的你又生活在哪个城市里?初中时候回过一次三都岛,可一切早已是不出意外的物是人非。我重走了一遍当年我们一起上学必经的山路,路边的草丛里还结着嫩红的野草霉,可那年黄昏放学后的傍晚,一路打闹着摘草莓的我们,早已不在。回去后母亲曾问我为什么拍那一堆路边的乱草,我问她你看不见那里面鲜红的野草霉吗,那是我的最珍贵的往昔。
      现在想来,我真正的小学时代或许就只是那么一年,在福建的那一年。
      回到江苏以后,一切开始变化,或许是因为我在长大,或许是因为福建人生来带着海水的单纯透彻,总之在回到江苏后的小学生活里,再没有过那么鲜明单纯的快乐时光。
      时间在旁若无人的溜走,当记忆的节点停在初中这一帧时,这时候用那个比喻说时间像梭子一样就一点没错了,因为马上就要遇见那个我恐怕我这辈子都不要想甩掉的魔羯座小女人姗姗了,我们旷日持久的友情让无比花心的我到现在都疑惑为什么这家伙到了大学还能死着一张脸出现在我租住的房子要求借宿。呵呵,一想到她笑起来就好像土拨鼠的小眼睛我也不自觉的弯起了嘴角的弧度。
      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正是我散发着无限领导者和指挥家光芒的时刻,一教室的新生在不到5分钟的时间里都被我的微笑加魄力搞定后,我选择了坐在她身边并貌似做很有风度状问她姓啥名谁,当她以不输我的故作正经状回答我后,一起露出的龌龊笑容让我们马上意识我们根本是一路人。后来的日子过的一路理所当然的充满着回忆的默片里常出现的仅属于那个年纪的我们的青草白云小红花。一起编排主持班级活动,一起认真执着的考前抱佛脚,一起偷偷的暗恋高年级学长,一起放学后买校门口右数第二间店的鸡柳,呵呵,My  buddy,还记不记得那些放学后稀攘的人群中曾属于我们的画面?
      当那年那些代表着荣耀的活动照片已落上了些许时间的痕迹,而大学里的我们仍继续进行着考前临时抱佛脚的老戏码时,当那个高年级学长在惊喜中走进我们的生活却又匆匆离开,而校门口的鸡柳摊已转眼成了仅供停车的空地后,甩不掉的死女人姗姗,有没有人告诉你,我还记得你留着HOT头冒着被国云兄拉去写检讨的危险把漫画在抽屉里塞给我时一脸兴奋的傻笑,知道吗,我这里还有一张你穿着挫校服的照片呢,呵呵,偷偷在这里赞一下,照片上的你和留在我回忆里的你,一直都是那么的可爱,从来都不知道压力和伤心为何物总挂着一脸傻笑的你,在经历了一些或许幸福又或许失落的感情,体验了或许快乐或许又有些苦涩的生活后,现在的你还会这么笑着吗?我最好的Buddy?

楼主是哪年在三都岛的,我老婆小时候也在那里上的小学,她父亲在那里当海军,79年专业回江苏连云港的,她经常跟我提起小时候在那边的生活,非常想找机会回去看看.

TOP

楼主是哪年在三都岛的,我老婆小时候也在那里上的小学,她父亲在那里当海军,79年专业回江苏连云港的,她经常跟我提起小时候在那边的生活,非常想找机会回去看看.

TOP

兄弟,欢迎您光临 三都岛论坛 。此文系转贴,作者是  吉吉诺雅 。
本论坛正在筹备与调试阶段,敬请您与您的夫人关注。
特别请您的夫人也记录三都岛上的往事与记忆,与大家分享。
我的邮箱:chinawinter@sina.com  
请保持联系,谢谢!

TOP

严铮,唐静,高飞,王涛,还有好多叫不出名字的当地的同学

TOP

奇怪我有个同学好像叫黄婷婷,你几几年的?几班的啊?我的班主任也是个随军家属,姓什么忘记了,对了姓谢师教语文的,住在山上的别墅区啊。

TOP

123

本帖最后由 zhangshusheng 于 2010-10-11 14:14 编辑

123

TOP

谢谢张叔叔,我也是大学毕业没多久,这样看来您认识的那位应该就是我那个刘婷婷同学了。这么多年过去了都不知道她是不是还记得那年一起去采草莓的我了,但若是能有机会联系上,那真的很开心。我的qq号是1214916769, 方便的话麻烦叔叔把我的qq号码给她吧,太谢谢了! 我把这个也发给我妈妈看了,她和我父亲都是当时的驻岛军官,那些岛上的岁月于她而言是更加难以忘怀的。很感谢站长为曾经的三都人建立的这个交流平台。

TOP

看了你们的对话,我也很享受!哈哈!三都达人们。

TOP

曾经的中心小学,已经变成了边防派出所。是的,我也记得那木质地板的声音,还有手工敲钟的清脆响声。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