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笔架山絮语



                                                      笔架山絮语


1

11111117345601fda89cde5c63.jpg
2020-12-7 17:16

                                   

  小时候,我常常站在故乡老屋大门的门槛上,伸出双臂紧紧地抱着门边,抬头仰望对面的笔架山。


  笔架山是我目力所及的终极。每天清晨,黑夜与白昼相互交替的微光,映衬着丝丝缕缕的橙色,海面便铺上一层温柔的涟漪,那涟漪激起我心底的波澜,一层一层荡漾开来。一分一秒,由暗至明,那微光向四周蔓延。光与影是这个世界的正面与反面,时间让它们不停地更换交替,时间是这个世界的永恒,而旭日东升则是这个永恒的瞬间,就在不经意中,金光迷离的刹那,对面呈W字型的笔架山已将一轮火红的太阳缓缓托起,虽然流光溢彩转眼成空,我依然被它所震憾。


  期待有一天,我能登上对岸的笔架山。当我将心中的期待变成笔架山上一串串足迹时,世界仿佛是一个转经轮,梵音阵阵回荡在心底、在海之间,在山之上,直抵云端。天空是山峰的胞宫,山峰是天空的眷恋,空中点缀着几朵白云,那种纯净,顿时将我的内心柔软、融化。站在山颠,似乎离天空很近,伸出手就能触摸到。这里离心灵也很近,紧贴着最初的自己。俯瞰脚下的大地,脚下的大海,看到了海与大地相连相贴,形成行云流水般的曲线,如光影相随,千里而去。


不知哪年哪月的山体运动,这片土地于海域中奋力一挺,成为三都岛与外界的一道屏障,划开了喧嚣与宁静的界线。沧海桑田,万古洪荒,她就这样伫立于山与海中,以亘古不变的姿态,仰望云端。笔架山上的石头,纯粹,无尘,光滑的峭壁,甚至悬挂着努力生长的草木,这里所有生命的姿态,都指向天空。女娲补天的传说流芳千古,那些石头从上古的神话中来,在天空列队,鱼贯而至,只为赴一场山与海的约会。


  如今,我立于石上向着天空吟诵,仍有回音不绝于耳,那是石与天的遥遥呼应。在天空与树的此岸,有风吹过,一缕童年记忆的清香扑面而来。我在笔架山的肌肤上一寸一寸漫游,周遭笼罩着空灵的气息,那气息就隐没在喧嚣之外。笔架山,也许在蕉城的文史资料中找不到她的一丝足迹,似乎是一个微小而模糊的词,可她紧紧粘贴在山的宁静与大海的波澜壮阔里,缄口不语,却又吟唱不息。


“安忍不动如大地,静虑深密如秘藏。”这是地藏十轮经中说的法性,说的也是山的佛性。今天我是一个虔诚的行者,怀着对大地的膜拜,对山的敬畏,葡伏前行于笔架山,聆听大地万物生长的吟唱,感悟时间的密码。山上长着许多松树,也许它们这里已经生长了几十年,甚至上百年,虽然低矮,却长得茂盛,当初不知道是风儿还是鸟儿把种子遗落在这里,如今它们的根深深地扎入沙土里,顽强地向上生长着。这里天地澄明,草木与人心契合,草木润性,人心随物情。我倚着这些树,它孤单的、瘦弱的身影让我知道,无论生命之源多贫瘠,生命之色依然老成一把苍绿,根深蒂固,融于血脉。明心与见性,从一片绿叶冒尖开始。


  此心安处是吾乡,你若问我这里的天空是什么样子,我会回答说:是飞鸟而过无痕的样子。

  

  你若问我这里的云是什么样子的,我会回答说:是内心安祥的样子。

陈巧珠,三都岛本土作家。
1975年出生,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宁德市作协理事。
作品曾发表于《福建文学》《人民法治》《中国邮政报》
《福建邮政报》《闽都文化》《宁德文艺》《闽东日报》
《泉州文学》《三都澳》等杂志。
曾获2015年“我与邮政”全国征文大赛二等奖。

TOP

感谢!
明心与见性,从一片绿叶冒尖开始。
怀念从离开的那一刻开始。

TOP

直到离开三都岛我都不知道对面岩体嶙峋的山叫什么名字,而它已经与我相伴3000日夜。每每想起三都,不是从礁头眺望它的模样,也不是港口二号山山脊斜出的明月,却是不知名的远方的山体,很多很多年后才知道那是笔架山。有幸拜读陈作家的絮语,浮想联翩……怀念从那一刻开始。

TOP

海图上有笔架山,后来有次我出海回港的时候站在舰艇驾驶台上看到对面的三个山头在一起矗立,形似笔架,我想那个就是笔架山吧!

TOP

那是住在港口的时候,一个偶然认识了笔架山,却总也没有机会身临其境过,离开了,尤其是近几年也许到了爱回忆的年龄,常常想念三都岛,想那一草一木,想笔架山。2018年同学聚会,海卫学长专门安排我们去港口,我,杨军,海玲特意以笔架山为背景合影留念!
不能忘记三都。

TOP

返回列表